相关链接

首页 >> 学会领导 >> 冯其庸

冯其庸

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简介

    冯其庸,名迟,字其庸,号宽堂。江苏无锡县前洲镇人。

    1924年2月3日出生。中共党员。家贫困,幼年失学,在家种地,小学未能毕业,1943年毕业于私立无锡前洲青城中学。1943年下半年,冯其庸考上了省立无锡工业专科学校。期间曾得无锡著名画家诸健秋赏识。1944年7月因贫失学。19抗战胜利后考入苏州美专,两月后又因贫失学。

  1948年毕业于无锡国专。受书法于王蘧常,后又与刘海粟、朱屺瞻、谢稚柳、唐云、启功、徐邦达,杨仁恺、周怀民、许麟庐诸先生游,于书画潜心学习。

  1949年5月在苏南行署工作。

  1950年任教于无锡市第一女中。

  1954年调北京中国人民大学,历任讲师、副教授、教授等职。

  1975年国务院文化组成立红楼梦校订组,任副组长,主管校注业务,前后七年,1982年出书。

  1980年、1981-1982年,两度赴美在斯坦福、哈佛、耶鲁、柏克莱等大学讲学。获富布赖特基金会荣誉学术证状。

  1984年12月由国务院、外交部、文化部派往前苏联鉴定列宁格勒藏本《石头记》,达成两国联合出书协议。后又历访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韩国作学术讲演,均获高度评价。

  1986年调任中国艺术研究院副院长。

  1996年应邀访问德国、法国,并在柏林和巴黎考察两国所藏敦煌、吐鲁番文献。

  1996年11月离休。

  1998年5月25日至5月30日,在中国美术馆举办了“冯其庸书画展”。

  1998年8月,冯其庸以76岁的高龄,第二次上帕米尔高原,于海拔4700米的明铁盖山口,发现玄奘取经回国的山口古道,此古道为玄奘回国以后1355年来的第一次发现。冯其庸的这一发现,轰动了中外学术界。

  1998年10月4日至酒泉金塔县访汉代雄关肩水金关、地湾城。10月5日(旧历中秋节)至内蒙额济纳旗访古居延海、西夏黑水城、汉甲渠候官遗址,对以上各处都作了详细的调查。

  

冯其庸作品

  冯其庸以研究《红楼梦》著名于世。著有《曹雪芹家世新考》、《论庚辰本》、《梦边集》、《漱石集》、《秋风集》等专著二十余种,并主编《红楼梦》新校注本、《红楼梦大词典》、《中华艺术百科大辞典》等书。

他还在研究中国文化史,古代文学史、戏曲史、艺术史等方面做出了成就。近十多年,着重研究中国大西部的历史文化艺术,著有考证丝绸之路和支架取经之路的大型摄影图册《瀚海劫尘》,获得学术界的高度评价。冯其庸还擅于书法和绘画,书法宗二王,画宗青藤白石。所作书画为国内外所推重,被誉为真正的文人画。

社会职务

  冯其庸现为: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、中国汉画学会会长、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副会长、中国戏曲学会副会长、《红楼梦学刊》主编、敦煌吐鲁番学会顾问。

  2009年11月4日,冯其庸被聘为中国文字博物馆首任馆长。

生  平

  冯其庸祖居江苏无锡北乡之前洲镇冯巷,世业农。曾祖父秬香公为   

国学生,未仕。祖父名湘瀛,冯其庸未及见。至冯其庸父时,家已贫困,饔飧不继,时有日不得一餐者,冯其庸祖母、母亲每常向灶而泣也。每年秋荒断粮,日以南瓜养命,此冯其庸书斎曰“瓜饭楼”之由也。冯其庸上有两兄一姐,两兄皆小学后去锡沪学徒,冯其庸姐名素琴,至二十二岁未嫁而病卒。父名祖懋,字畏三,母顾氏。冯其庸父读书甚少,仅通信札,而喜书画,善吹笙,善养蟋蟀,不事耕稼,嗜鸦片,遂至家产荡尽。冯其庸幼时家中惟有祖母、父亲、母亲、姐及冯其庸共五人,孤寒无依,常在饥饿之中。日寇侵华,两兄皆失业归来,益增加困窘。全由母亲操持家计,母亲常为甑中无米半夜而泣,此冯其庸幼年经常痛之事也。

  冯其庸十岁即下地耕作,历十数年,凡田间农事,如插秧、割稻、翻地、种麦、戽水、担肥、收割、无一不能,故双手皆结厚茧。左手手指及手背,镰刀割痕累累,至今尚存,此冯其庸当年割稻、割草之遗,亦苦难之印痕也。当年冯其庸曾祖母见冯其庸受伤流血,常抱冯其庸而哭,冯其庸母亦独自背人饮泣,至今冯其庸每一抚摸,辄深黯然!冯其庸畜羊十余头,日事放牧,或割草以饲。冯其庸外祖家畜牛,每至家中断粮,吾母即遣冯其庸至外祖家放牛,以就食外祖家,并为作田间农事。是时,冯其庸固一真农民也。

  冯其庸自幼嗜读书及书画金石,不自知其所由也。以家贫,无册书,皆假之他人以读,于书画,惟能暗自摸索而已。冯其庸读高一时,于无锡邂逅得遇老画家诸健秋先生,先生见冯其庸习作,极称之,以为可教,遂命冯其庸入其画室观其作画。并教冯其庸曰:“看就是学”。冯其庸以是终身不忘。于书法,冯其庸自择欧字,先学《九成宫》、《虞恭公》、《化度寺》,复及小欧之《泉南生墓志》等,其后复临北魏汉隶而上溯《石鼓》,更后则学行草,先临《圣教序》、《兰亭序》

  

冯其庸作品

,后复及右军家书,更参以出土之汉晋简牍。冯其庸以为书画之道,精深奥妙,以冯其庸之鲁钝,虽穷毕生之力,亦难造极致也!其时,复蒙张潮象、顾钦伯先生教冯其庸诗词,张先生号“雪颠词客”,以诗词名于当世。曾评冯其庸第一首习作诗曰:“清快,有诗才!”是时冯其庸方十八岁,受吾师之鼓励,遂更痴迷于诗词矣!

  一九四六年,冯其庸考入无锡国学专修学校,从唐文治、王蘧常、钱仲联、钱宾四、顾起潜、朱东润、冯振心、吴白陶、顾佛影、童书业、王佩琤、张世禄诸先生学,除诗词外,于学术遂更有所好。

  一九五四年,岁甲午,冯其庸虚岁三十二岁,只身来京,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。北京,人文之所荟萃,宿学硕德之所聚也。冯其庸于学得闻郭沫若、唐兰、胡厚宣、顾颉刚、俞平伯、游国恩、锺敬文、王利器张伯驹、夏承焘、季羡林、徐邦达、启元白、侯之仁、黎书、黎澍、李新诸先生之学,于是乃多所仰止而益知其不足矣!惜其时运动不断,冯其庸辄遭批判,其辞曰:“白专道路”“个人奋斗”。至“文化大革命”,冯其庸遂被彻底打倒矣。昔张宗子云:“名心一点,如佛家舍利,虽万劫火猛烈,烧之犹不去也。”冯其庸岂敢“名心”,惟“学心一点”而已。冯其庸少读玄奘法师传,遂仰之为师,虽万劫而不灭求学求真之心也!文革后,乃得九游西域,登昆仑之颠,历大漠之险,探居延之奇,寻黑城之谜,循丝路之踪迹,得玄奘之归路。于是益得知学问之杳渺,吾生之有涯也。

  于艺,冯其庸得于故宫遍观晋唐宋元名迹,后复获交于海上朱屺瞻、刘海粟、谢稚柳、唐云诸老。初在海上时,曾拜识白蕉先生,得观摹其书法,而吾师王瑗仲翁,时时以书法见示,冯其庸自幼即嗜王右军书,由是而稍识王书之径途也。冯其庸于一九九六年丙子离休,时虚岁已七十又四矣,乃得于治学之余,稍亲书画,时有所作,虽书画渐进,而益得知去古人之远矣。

  冯其庸益得悟临古之重要,乃潜心临习五代两宋名家及清初龚、戴之学。冯其庸习古人之作,益悟古人之深,其构图用笔,皆师造化所得。冯其庸游华山、天山、昆仑诸山,造其颠,探其奇,乃悟五代两宋北派山水皴法之由来也。要之不游名山,不知造化之奇,不知古人之深且奥也;不学古人,不知己之不足也!

  今年八月十五日,冯其庸三上帕米尔高原,第二次登喀刺昆仑山巅之明鉄盖达阪(海拔四七00米),为玄奘立东归碑记,碑高两米。冯其庸复寻瓦罕古道,至玄奘所记之“公主堡”,堡在崇山之顶,古堡土墙尚存。堡下即唐瓦罕古道,盖即玄奘东归所经也,循此而下即达(去曷)盘陀。至此玄奘自瓦罕地区逾葱岭,循古道东归之线路,明晰无疑矣。因补作明鉄盖图,以记壮游。

  冯其庸将进古楼兰,考楼兰古城遗址,探罗布泊之谜,验白龙堆、龙城之奇,寻玄奘入玉关之古道。至此,则冯其庸平生西游之愿足矣。然此行已不及画入本集,当俟之异日。

  冯其庸已逾八十,而诸病并作,友人念冯其庸之辛劳,欲为裒集成册,籍留鸿爪。冯其庸一则以喜,一则以惧。喜者得籍此更求教于诸前辈及并世诸君子,知所进益也;惧者,惧灾梨枣而误后人也。

  倘天假以天年,冯其庸当更求奋进,以谢前辈之教而补误人之过也。